三千星河

无题

    我曾夙夜难寐

  错过几次良人

  庆幸有人陪伴

  后来

  时光带走少年意气

  打磨全身上下棱角

  只留下荒唐青春做回忆


无题

太阳是离地球最近的恒星,


但是其实我们看到的太阳光,是太阳在8分钟前发出的。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不过是几千几万年前的宇宙罢了。


如果一颗星星距离地球一光年的话,在地球上看到的这颗星星就是它一年前的样子。


一年有525600分钟,八分钟在一年里的比重很小。


如果把你比作太阳,我比作万千星辰,而地球作为爱情的象征的话,我是追不上你的。


因为就算是一秒钟的错位,我也不能遇见你。


哪怕是在宇宙里,我也只能远远的望着你。


无题

     云彩飞了八万里

  想找错过的那只鸟 

  那只鸟有着像天空一样蓝的眼睛

  不高兴的时候会别过头去抓云彩的小尾巴

  那时云彩太小了

  不懂得什么是爱

  不知道如何去爱

  它觉得小鸟太吵了

  赶走了它

  可云彩忘了

  一只鸟能活多久

  又能爱几年呢

  云彩最后只找到一只鸟的骸骨

  在离它心房最近的位置

  刻着云彩的名字

  还有一条小尾巴


恰似清风拂面过,我在等雨也等你

        HE结局

  开头和上一篇是一样的(有点长)

  孟鹤堂的头发全部梳到了头顶,盘成了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步摇,粗略画了几笔淡妆,孟鹤堂呆望着窗外,渐渐地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眼角滑落一滴浅泪。

  门被打开,孟鹤堂赶忙用手背擦了擦眼,转过身去看来人。

  “孟儿,你真好看。”

  “栾哥……”孟鹤堂的声音嘶哑的不像样子。

  “你……真的会放过九良吗?”

  似是早就想到了孟鹤堂会说什么,栾云平走到孟鹤堂对面,捧起他的脸,在额间落下一吻,声音轻柔的说“当然,我当然会放过他。”因为我要的只有你而已。

  栾云平和孟鹤堂是指腹为婚,两家都是道士,孟鹤堂不爱这个,九岁时吵着去念了私塾,栾云平则是照着家族的安排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成了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然后成了家主,家里的人都认为两个人成亲是理所应当的事,两个人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但孟鹤堂从没想过他会在短短几天里爱上一个人,不,是一个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周九良第一次冲他笑,第一次叫他孟哥,第一次手忙脚乱的哄他,第一次给他做葱油面,第一次把他护在身后。

  孟鹤堂看向铜镜里的自己,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妆都花了。

  不能让九良被抓,嫁就嫁了吧,这不是早就注定好的吗?

  流光溢彩的嫁衣,镶嵌了珍珠的凤冠,还有那房门外,大红的锦绸从屋门口一直到院外,房檐树上都高挂着红绸入眼处,皆是一片艳红。

  推开门,两旁的侍女随即便扶住了孟鹤堂,孟鹤堂头上盖着绣着金丝的红盖头,栾云平穿着一件大红的直襟长袍,目光随着孟鹤堂一点点的挪动着。

  “一拜天地!”

  跪下去的一瞬间,孟鹤堂低声轻喃“九良。”

  栾云平的身形一顿。

  孟鹤堂没能跪下去,因为周九良把他扶了起来。

  孟鹤堂一把摘下盖头,紧盯着眼前的人,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孟哥,我从前满心满意皆是得道成仙,可自从遇见你,我这心中竟全是七情六欲。你愿不愿意为了我再逃一次婚?”

  “我不愿意。周九良,这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我不爱你,你走吧,去修你的道。”孟鹤堂别过脸不看他。

  “孟哥……”

  “九良,且不说我是人你是妖,就凭我是道士,就注定了你和我永远都是对立面,你走吧,好好修养,过你的日子。此后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好,我走。”

  周九良拿起喜宴上的酒杯对着孟鹤堂一饮而尽后转身离开。

  他没看见孟鹤堂的不舍,也没看见孟鹤堂的泪水。

        婚宴总得继续,孟鹤堂把盖头盖上,和栾云平一起走到祠堂前。

  “一拜天地!”祝九良平安顺遂。

  “二拜高堂!”愿九良得遇良人。

  “夫……”

  栾云平站起身打断了司仪的话,把孟鹤堂的红盖头一把扯下扔在地上。

  “我栾家几代人皆为道士,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现因孟鹤堂与妖有所勾结,再不配与栾家结姻,今日,我栾云平在此与孟鹤堂解除婚约,此后,不再有任何关联。”

  栾云平没有去理会台下众人的窃窃私语,他只是偏过头看着孟鹤堂说“孟儿,你走吧。剩下的我来处理。”

  “多谢栾哥成全。”

  栾云平看着孟鹤堂跑出栾家,叹了口气。两家的来宾早就被高峰安抚了下来,已经开始离席了,高峰走到栾云平身边,什么也不说,只是陪他一起站着。

  “我和孟儿认识二十多年了,我认为他嫁给我理所应当,却忘了问他爱不爱我,他不爱我,留下他也没用,高峰,我累了。”

  “那去书房歇歇,我让人把这些都撤了再回房歇着。”

  “你安排吧。”

  “哎。”孟鹤堂啊孟鹤堂,我到底是该恨你还是该谢你。

  “九良,九良!”孟鹤堂不知道去哪儿能找到周九良,他只能去观音庙,可那里哪还有周九良的影子。

  他正一个人坐在庙里哭,一块手帕递了过来,带着清香的草味,孟鹤堂转过头去,周九良红着眼眶问他“你不是要成亲吗?还来找我干什么!”

  “成亲啊,当然成亲,九良,我很笨还特别能嚯嚯东西,但是我爱你,你娶我好不好?”

  周九良沉默着,然后用力的点头,很用力很用力,“孟哥,我很聪明很有钱,你嫁给我好不好?”

  “好。”孟鹤堂擦了擦眼泪,把自己塞进周九良怀里,“九良的肚子真软”他想。

  ————————————————————

  番外

  1.

  “九良,你说要是没有那场大雨,是不是我现在就是栾家的当家主母了。”

  “孟哥,你应该庆幸,毕竟你这算从良。”

  “什么叫从良啊?”

  “从我了。”

  2.

  “孟哥,你这耳洞怎么来的?”

  “孟哥跟你讲啊,我以前可漂亮了,比小姑娘还俊俏,每年的庙会都由我扮观音。”

  “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3.

  “孟哥,你别乱动,一会儿眉毛画歪了。”

  “谁叫你手不老实的。”

  日昃鸣珂动,花连绣户春。盘龙玉台镜,唯待画眉人。——王昌龄

        生活很苦,吃点糖吧,虽然文笔不是很好。

        最后感谢 @陆墨QAQ

      

        

恰似清风拂面过,我在等雨也等你

        BE结局

  孟鹤堂的头发全部梳到了头顶,盘成了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步摇,粗略画了几笔淡妆,孟鹤堂呆望着窗外,渐渐地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眼角滑落一滴浅泪。

  门被打开,孟鹤堂赶忙用手背擦了擦眼,转过身去看来人。

  “孟儿,你真好看。”

  “栾哥……”孟鹤堂的声音嘶哑的不像样子。

  “你……真的会放过九良吗?”

  似是早就想到了孟鹤堂会说什么,栾云平走到孟鹤堂对面,捧起他的脸,在额间落下一吻,声音轻柔的说“当然,我当然会放过他。”因为我要的只有你而已。

  栾云平和孟鹤堂两家都是道士,孟鹤堂不爱这个,九岁时吵着去念了私塾,栾云平则是照着家族的安排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成了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然后成了家主,两个人关系一直很亲密,家里的人都认为两个人成亲是顺理成章的事,两个人当然也是这么想的。

  但孟鹤堂从没想过他会在短短几天里爱上一个人,不,是一个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周九良第一次冲他笑,第一次叫他孟哥,第一次手忙脚乱的哄他,第一次给他做葱油面,第一次把他护在身后。

  孟鹤堂看向铜镜里的自己,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妆都花了。

  不能让九良被抓,嫁就嫁了吧,这不是早就注定好的吗?

  流光溢彩的嫁衣,镶嵌了珍珠的凤冠,还有那房门外,大红的锦绸从屋门口一直到院外,房檐树上都高挂着红绸入眼处,皆是一片艳红。

  推开门,两旁的侍女随即便扶住了孟鹤堂,孟鹤堂头上盖着绣着金丝的红盖头,栾云平穿着一件大红的直襟长袍,目光随着孟鹤堂一点点的移动着。

  “一拜天地!”

  向下跪的一瞬间,孟鹤堂低声轻喃“九良。”

  栾云平的身形一顿。

  孟鹤堂没能跪下去,因为周九良把他扶了起来。

  孟鹤堂一把摘下盖头,紧盯着眼前的人,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孟哥,我从前满心满意皆是得道成仙,可自从遇见你,我这心中竟全是七情六欲。你愿不愿意为了我再逃一次婚?”

  “我……”

  我愿意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栾云平打断了。“周九良,看在孟儿的面子上,你要是现在走了,我就放过你,要不然,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孟哥,你愿不愿意?”周九良没有管一旁的栾云平,他只是看着孟鹤堂。

  “我愿意。”

  周九良笑着看向栾云平“来吧,咱俩比试比试,要是我赢了,就让我带他走。”

        “好。”

  面对冲上来的人,周九良迎身上去,打了多久呢?他不记得了,他只能看见眼前全是鲜血,有他的,也有栾云平的。

     周九良晃了晃,渡劫时受的伤隐隐作痛。

  意料之中的是栾云平趁机一剑刺穿了周九良的胸膛。

  孟鹤堂冲上去抱着周九良,周九良看着孟鹤堂,用还算干净的衣角擦拭着孟鹤堂的泪,一抹阳光洒在孟鹤堂身上,“他可真好看”,周九良想着,闭上了眼睛。

  “听说了吗?栾家家主娶得新娘疯了,找了好几天都没找着。”

  “好像是喜欢上了一个妖。”

  “九良,你知道吗?书上说书生上京赶考时,若是进庙躲雨,遇上妖,就会有一段良缘,可共度一生。可现在看来,全是假的,我爱你,周九良,我爱你,来吧,咱俩并骨吧。”

  下辈子吧,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恰似清风拂面过,我在等雨也等你

二、

        书接上文(私设男男可婚)

  周九良是被一阵争吵声给吵醒的,他用手揉揉眼睛,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在和孟鹤堂拉扯,依稀能看到孟鹤堂的眼睛里有点点泪光。

  周九良生气了,他是见不得孟鹤堂受半点委屈的,三步并两步就到了近前,一把将孟鹤堂拽到怀里,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人。

  孟鹤堂和陌生男子显然都被吓到了,还是孟鹤堂先反应过来,带着抽泣声小声的周九良说“九良,没事,他没欺负我。”

  周九良是不信的,怎么可能没欺负,孟哥都哭了,想到这,周九良的眼中渐渐有红光闪现。

  “九良……”

  “怎么了?孟哥。”

  “我想吃葱油面,你给我做,好不好?”

  “好。”

  等周九良做好了葱油面,陌生男子已经走了,孟鹤堂端着面,一口一口的吃,头埋得很低,如果周九良没有过多的去想刚才那个男人是谁的话,他就会看到孟鹤堂的泪一滴一滴的砸在面上。

  “九良。”孟鹤堂的声音很沙哑。

  “我要成亲了,你会祝福孟哥吗?”

  周九良没说话,他没有想过,或者说他不敢去想孟鹤堂跟别人成亲的事。

  “九良,我不去京城赶考啦!我……是逃婚跑出来的,我要回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该减肥减肥,该睡觉睡觉,多笑笑,你笑的时候特别好看。”

  孟鹤堂一直在说话,周九良却什么也没听见,他只知道他喜欢的人要和别人成亲了。

  孟鹤堂离开的时候,周九良什么也没说,其实他想问“孟鹤堂,你敢不敢再逃一次婚?跟我走。”

  但他没说,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孟鹤堂走出庙门,顺着山路走了很远很远,直到变成一个小点,然后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

恰似清风拂面过,我在等雨也等你

一、
 
        书生堂蛟龙良(梗来自于 @陆墨QAQ

  蛟龙良渡劫失败

  文笔渣

  在蛟龙镇还不叫蛟龙镇的时候,叫安平镇,镇外流经的护城河边有座山,山上有座观音庙。

  就像大部分故事一样,也是有一位上京赶考的书生途径此地,突遇大雨,就进庙躲雨。

  但和大部分的故事不一样的是,他遇到的可不是狐妖。

  “你是谁?”

  孟鹤堂正专注于拍打身上的雨滴,突然出现的声音使他吓得打了个哆嗦。

  孟鹤堂一边在心里面念着“子不语怪力乱神。”一边颤抖着转过身去看。

  只看见一身黑衣的男子倚在墙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黑衣男子的脸上还流淌着污血。

  只听见“扑通”一声,孟鹤堂跪在地上,大声喊着“好汉别杀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七岁的妹妹,您,您放我一马,到时候我考取了功名回来,一定给您好多银子。”

  孟鹤堂低着头,不敢去看对面人的样貌。

  对面一直没回应,孟鹤堂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黑衣男子正笑的不见眼,头上的小卷毛跟着一晃一晃。

  “真可爱啊,像……家里养的猫。”孟鹤堂想着。

  “你是上京赶考的书生?”

  “嗯嗯嗯。”孟鹤堂点点头。

  “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七岁的妹妹?”

  “对对对。”

  “你母亲……七十多岁还生个孩子?”

  孟鹤堂愣住了。

        “说谎也得认真点啊。”

  “我……我不是故意说谎的,我就是挺害怕的,但我真的是书生。”孟鹤堂的脸憋的通红。

  “你叫什么?”

  “孟鹤堂。”

  “我叫周九良。”

  “那……九良你身上怎么都是血啊?”

  “不该问的别问”

  “哦。”

  孟鹤堂乖巧的点点头。

  “长得真好看,就是像个小傻子。”周九良想。

  “你……不站起来吗?”

  “啊!对,忘了,嘿嘿。”孟鹤堂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末了,冲着周九良笑了一下。

  “潘安之貌,卫玠之容。”周九良不禁在心里又感叹了一次孟鹤堂的美貌。

  周九良本想着修养一会儿就离开,可孟鹤堂见他受了重伤,非要让人多住几天,好好修养。

        于是,过了几天以后……

  “九良,九良,你要吃包子吗?可香了。”

  “九良,九良,我来给你上药吧!”

  “九良,九良,你念过书吗?”

  “九良,九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孟哥……”

  “怎么了?九良。”

  “你没眉毛。”

  周九良不仅成功的让孟鹤堂闭了嘴,还额外收获了一个惊喜。

  “嘎~”

  周九良表示他真的被吓到了,而且这绝对是他目前为止听到过最让人难忘的哭声。

  “别哭,别哭,要不……我上山给你抓只兔子来?”

  孟鹤堂的哭声停住了,正当周九良暗自窃喜的时候……

  “嘎~,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孟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个垂耳兔,还是会刹车哭的那种!就这哭声,你怕什么山匪啊,哪个山匪不开眼敢劫你啊!

        不过这句话周九良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毕竟,哭声再大点,他真的会承受不住。

  不过最后周九良还是解决了问题,你问怎么解决的?

  哦,周九良做了碗葱油面。

  “真香”孟鹤堂一边吃一边说。

  “九良,你去过京城吗?”

  “没有。”

  “他们说京城可大可好了,有好多人,好多新鲜玩意。”

  “哦”

  “等孟哥考取了功名,就带你去。”

  哦,对了,通过长达三天的交流,孟鹤堂已然认为周九良没有亲友。

  “九良,你知道吗?”

  “什么?”

  “我之前还以为我会像书里说的那样,在庙里遇到狐妖,要真是那样,我就不考取什么功名了,就跟那狐妖好好过日子。”

  “狐妖有什么好。”

  “啊?嗨!也不是非要狐妖,只要是妖,我俩能互相看上就行。”

  我现在就看上你了,周九良想着,往孟鹤堂的身边挪了挪。

        未完待续